主页 > 体育新闻 > > 正文

中超趋于职业化,国安本赛季的收入可能会减少1亿元

在过去的一周中,《南方都市报》已推出三大系列的报告CSL的业务价值,分别分析了集体投资促进和CSL的平均股息模型,以及丰富而深厚的北京和上海的盈利能力巨头国安、申花和广深中小俱乐部在这个上下文。

从市场的角度来看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的俱乐部无疑拥有独特的商业资源,其收入能力是中超联赛的上限。但是与实际的年度支出相比,中超俱乐部目前的盈利能力是远远不够的。在本期的第4期,我们将讨论中超俱乐部的商业价值空间。显然,投资者对母公司的热情正在减弱。俱乐部未来的收入能力能提高吗?

A.中超俱乐部业务收入能力1亿- 3亿元

2019年,北京国安俱乐部除母公司输血(含胸部广告)外收入达2亿元,上海申花1.4亿元,深圳佳兆业1.25亿元,广州富力1亿元。从理论上讲,如果他们都卖胸位,按照各俱乐部公布的价格,这些俱乐部的年收入可以增加5000万元到1亿元。

据南都记者报道,北京国安曾谈到2019年的一个chest广告赞助商,价格接近1亿元。年营业收入3亿元,距离首都唯一的大房子不远。但很明显,国安的收入能力是中超的上限(更不用说广州恒大了)。

CSL中小俱乐部的盈利能力,以重庆当代力帆雁行保护区为一个例子:在中央直辖市经济快速发展,这是唯一的中超俱乐部在中国西南部,平均30901观众在2019年,整个中超排名第四。然而,其胸围、后台广告位和更有价值的球队冠名权加起来每年只有5200万元(根据当时宣布的最高金额,具体金额取决于联赛的最终结果)。

重庆当代力帆俱乐部通过出售冠名权、chest和back广告,再加上中超分红、票房和其他赞助,几乎发展了一切,年收入不超过2亿元。重庆力帆与摇摆电机签订的合同原为三年,今年是第三年,但今年年初已提前终止,市场环境不容乐观。北京人和是上个赛季被降级的另一家典型的小俱乐部,2019年基本上只有票房和胸腔广告收入,其他赞助收入非常小。加上中超的奖金,预计收入不会超过1亿元。

经过多次采访,中超俱乐部的商业收入估计区间为1亿至3亿元。这不是不可接受的现实。2017年,亚洲最受认可的职业联赛日本j1league,各俱乐部平均收入约为2.5亿元,浦河红钻最高收入约为5亿元。虽然CSL和CSL之间存在差距,但差距并不遥远。中超俱乐部的问题在于收入不稳定,入不来。

 


本文标题:中超趋于职业化,国安本赛季的收入可能会减少1亿元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china-sportsw.com/a/sportsnews/2020/0615/315897.html

责任编辑:刘扬涛


Copyright 2014- China-Sportsw.Com 体育中国网 版权所有
本站未标注来源文章均来自互联网 关注体育资讯,分享体育新闻,尽在体育中国网,合作邮箱gaojianfabu@qq.com